第七百二十五章:

  梦魇侵蚀最新章节
  一个人该强悍到什么程度,才会被称之为神?
  路恩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,不过他曾经听过一句话,叫做人超前半步是天才,超前一步是妖孽,而要是超前三步,四步呢,是不是对于普通人来说,也就和神灵没什么两样?
  对于这个世界来说,尽管法师不算是普通人,但是因为世界规则的存在,他们看待事情的角度,有时候比普通人还要固化,这也许就是所谓的知见障,有的人知道的越多,越觉得自己渺小,而有的人知道的越多,就越觉得自己接近了真理。
  因此他们的思维远比普通人来的固执,因为他们确信,自己所知道的,就是这个世界所真实存在的某种真理。
  尽信书,不如无书,就是这种道理。
  所以在路恩突然出现在那些为他而来的法师面前,展现出一项项突破了他们想象的能力之后,不管是亡灵法师还是血法师,都不出预料的崩溃了。
  他们无法想象,在这个世界上,还有路恩这样能够将所有法术信手拈来,并且自由操纵的法师,甚至能够在亡灵大军中精确找到每一个亡灵法师,然后割草般,将阻拦的亡灵仆从连同亡灵法师一起,轻松斩杀。
  挡不住!
  完全挡不住!
  无论多么强大的仆从,在路恩面前都不过是一剑的问题,而且路恩也没有愚蠢到只展现自己技巧的程度,各种各样大威力的法术,在他手中简直比吃饭喝水还要容易,源源不断落在整支亡灵大军的头上。
  毫不夸张的说,路恩完全可以待在天上,就利用法术洪流将整支军队摧毁大半,或者一个个对着那些亡灵法师点名,以他的法术威力和精准度,几乎没人能够躲得开他的攻击。
  但他依旧选择了最具震撼力的方式,一个人单枪匹马正面挑战一支亡灵大军,并且表现得轻描淡写,游刃有余,给人的感觉,就仿佛一个普通人正在随意踩着地面上乱爬的蚂蚁。
  只花了五分钟不到的时间,路恩就成功将这些亡灵法师因为他主动进攻的震怒惊讶情绪,转变为内心深处最为深沉的恐惧,他干掉了五个亡灵法师,但却引起了数倍于此的剩余亡灵法师的溃逃,亡灵大军分崩离析。
  这不能说是亡灵法师们太过胆小,而是路恩带给他们的震撼是在太大!
  换成普通人构成的军队的话,虽然同样会崩溃,但是看着路恩的表现,他们最多会觉得这是一个无比强大的法师,拥有无法抗拒的力量。
  只有在同为法师的人眼里,才能看出路恩所展现出的恐怖之处。
  最简单也是最基础的,路恩看似随手乱丢的各种法术,才是这种震撼的根源所在,身为法师,他们才是最了解如何施展一个法术的人,而就算擅长于法术战斗的血法师们,也不可能做到路恩这种程度!
  不需要手势,不需要材料,不需要咒语,甚至连准备时间都不需要,各种各样的法术就从路恩指间迸发,这就像所有人都认为路要一步步走的时候,突然有个人飞了过去一样,简直让目睹的人都目瞪狗呆,三观炸裂!
  他们是法师没错,但他们同样是人,不是机关枪,也不是炮台,对比他们全神贯注憋了半天才能成功释放出一个法术,路恩的表现简直已经突破了人类的范畴。
  更别说路恩展现出的力与技的完美集合,千军万马中取亡灵法师的人头,如同探囊取物,造成的效果可想而知。
  为了对付路恩,这些亡灵法师集结了一支强大的亡灵大军,超过二十个的亡灵法师加入其中,并且还有血法师暗中配合,将路恩从大本营吸引出来,各种暗中的算计,甚至让这些亡灵法师都觉得大材小用,杀鸡用了牛刀。
  但是此时此刻,他们赫然发现,这哪里是杀鸡用牛刀,分明是用杀鸡的小刀来对付一头牛!
  数万人的亡灵大军瞬间崩溃,然后分成十几股朝着不同的方向逃窜,没有任何一个亡灵法师想着反击,却给了路恩更好的各个击破的机会。
  如果聚在一起,那些蜂拥而至,悍不畏死的亡灵仆从,还是能够给他造成一点麻烦的,路恩的魔力虽然充沛,但毕竟不是无限,能有这种效果,只不过是因为他完美的控制能力,能够将一发挥出十的作用。
  嘭!
  身形从天而降,轻描淡写将数个女妖保护中的亡灵法师,连同他身边旋转的骨盾砍成两截,路恩发现追击的时候,制空权确实无比重要。
  随手一指,将还在挣扎的亡灵法师头颅贯穿,他的身边顿时一滞,被这个亡灵法师操纵的仆从失去控制之后,立刻动作停止,空中的女妖更是唰啦掉落了一大片。
  只有两个拥有低级智能的死亡骑士发出怒吼,驱使着战马朝着他冲了过来,要为自己的主人报仇,然后被轻松解决。
  “这应该是最后一个了吧!”
  路恩微微喘息着,眼中却并没有疲惫,这具身躯因为燃血术消退产生的副作用,完全没有影响到他,反而被他强行压制了下去。
  能够影响精神,但精神同样可以影响。
  环顾四周,全都是僵硬一片的亡灵或者残破的尸骸,除了一些死亡骑士以外,再没有动弹的身影,路恩确认这片区域逃窜的亡灵法师,全都被他送到了该去的地方。
  对于这些主动走出法师塔,以为数万仆从保护就万无一失的亡灵法师们,斩首战术简直不要太轻松,单论起战斗能力,这些亡灵法师连血法师都不如,能够挡住路恩那才是真正的奇迹。
  至于队伍中的一些血法师,倒是反应速度惊人,逃的比那些亡灵法师还快,然而却毫无用处,路恩并没有对他们手下留情,而是让他们享受和亡灵法师们的同等待遇。
  这些血法师不是梦想着和亡灵法师拥有平等共享的地位吗,路恩觉得自己有必要满足他们的愿望,既然生前不能平等,那么死后就要一视同仁!
  路恩优点不多,但一向说到做到,决不食言!
  “所以,你觉得我为什么,要因为你失去诚实守信这项美好的品德?”
  路恩从空中飘了下来,看着跪在地上微微颤抖的一个络腮大胡子,他的表现显然没有如他的外貌一样强硬。
  “我是传教士霍德曼,我愿意臣服于你,帮你成为真正的血法师之王,真正的嗜血君王!”
  霍德曼跪在地上,不停吞咽着口水,快速开口说道:
  “我还能帮你说服其他的传教士,还有其他的血法师,有我的帮助,你将获得至高无上的权利,成为血法师的王!”
  “哦?”
  路恩挑了挑眉,动了动握住血剑的手指:“你的意思是,我想成为血法师的王,还需要你来为我加冕?”
  “我......!”
  霍德曼顿时心中悚然,连忙想要辩解,却眼前突然一黑,抬起的头颅被直接按在了地面上,一把血色大剑从他的后脑勺刺入,然后从前额钻出,扎进大地,鲜血顺着剑身汩汩流了出来,浸透地面。
  “很遗憾,我优点已经不多了,所以只能说到做到,希望你不会介意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