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二十六章 后患

  暮露天机最新章节
  “其他人可有同样的状况?”此刻温巳能做的,就是将大事化小。若除了黄晓蓉之外,其他人也有中毒的情况,就说明下毒并不是针对这位鹰族王子妃的。
  “没有!”从外面进来的云苑回答的斩钉截铁,他的左臂上缠着厚厚的纱布,想来昨天被砍的那一下不轻,“只有王子妃一人中毒,看来下毒之人,是处心积虑想要她的性命啊!”
  “哼!本王子大婚之日就立下誓言,此生此世只娶晓蓉一人为妻。你们要害她,是要我们鹰族断子绝孙,无法延续下去吗?”展星然怒不可遏,心里想着这件事若是真的,又当如何!
  “王子息怒,来啊!”温巳唤来自己带的人,“拿我的帖子,去请神医汪老到宫中为王子妃医治,快去快回,不得耽误!”
  “相爷好手段呐!”云苑指着自己的伤口说,“毒害王子妃,调戏司马姑娘,还将我砍伤。这样一来,剩下的人顾此失彼,照应不周,便能将我们各个击破,且毫无还手之力。敢问温相一句,从方将军开始,到今日止,你们在暗地里动了多少手段?”
  “云将军这话,本相可就不懂了!”一文一武两位高官对峙,温巳浑身的杀意丝毫不逊色云苑,“且事涉两国一大族,将军该谨慎啊!”云苑冷哼一声,“原来温相也知道事关重大,末将还以为,温相只顾得一己之私,顾不得这些呢!”
  “你!”温巳动怒,但心内知晓,即便这些都是他们弄出来的诡计,但人在溟幽宫中,到底是他和太后理亏的。一嘴牙咬碎,也只能吞到肚子里,面上堆出笑来说,“将军玩笑了,这样吧,一会儿汪老来了,也替将军看看。将军虽然是习武之人,但还是要注意身体的。司马姑娘那里,烦请各位多多开解。至于王子妃,还是汪老看过之后,再做打算!宫中上下全力寻找下毒之人,一旦找到,立刻交给王子,要杀要剐,任凭处置!”
  展星然等人并不是要与温巳撕破脸,而是要将他扣在宫中,设法套出方暮下落。所以温巳这般安排,已经是最妥当的了。
  “那就听温相安排了。”云苑送走温巳,立刻去找绿火,“你带上隐身符,跟上去听听那个温巳都说了什么,做了什么,见了什么人。千万不要暴露身份惊动了他,他说的做的也要一一仔细记下来。”墨玄机提醒绿火,“每张隐身符的隐身时间只有半个时辰,你自己估摸着,若是时间到了,就换张新的!”
  纵使墨玄机万般心疼不舍,但想到这都是为了方暮,也就释然了。
  从秋水殿出来后,温巳的脸色比暴雨前的乌云还要黑。他疾走如飞,回到慈安殿中,去见双沅。
  “昨夜竟发生了这么多事,怎么易侍卫只字未提,倒让我手忙脚乱一场,差点不知道如何应对!”温巳似在抱怨,双沅却低垂着眉眼,带着歉意道,“是我思虑不周了,易侍卫也是见我被气急了,所以才乱了阵脚,竟忘了说了。白佩,去泡一盏菊花枸杞茶来。”
  那是温巳最喜欢的,他心中感激,又见双沅亲手捧来递给自己,更是昏头转向,连气都忘了生,“多谢双……多谢太后!”双沅苦笑,“有什么好谢的,此时,我独自一人在这偌大的宫中,无依无靠,任人欺凌。”
  女人的自怜自艾,落在男人眼中,就是心疼不已,温巳恨不得拍着胸脯对她说“一切有我”,但白佩和一众侍女在旁看着,他只能规规矩矩的说,“太后安心,有臣在,太后必无后顾之忧。只是,太子妃还在昏迷当中,臣恐怕要在宫中多住几日了。”
  “我已经让白佩为你安排了住处。”双沅脸上有了淡淡的笑意,“就在慈安殿旁。”温巳一愣,“臣从前在宫中的住处……”双沅眼底有一丝羞怯闪过,“我,我是想……”
  温巳心中筑起的层层冰冷的墙壁轰然崩塌,此刻他仿佛还是从前的温巳哥哥,而对面做的,是他的双沅妹妹。
  “好,好,臣听太后的安排!”
  温巳昏头转向的样子落在白佩眼中,嘴角不由得浮起一抹冷笑。待送走温巳后,白佩让其他人出去,双沅摆弄着手上的护甲,“你都看到了?”
  “是,看到了!”白佩说,“温相信了我们,这件事该是成了。”双沅摇头,“不,以他的心性,只怕没有那么容易。你让人盯着,看他都去了宫中的什么地方,还有,将先帝的棺椁换个地方吧,只怕他还是不放心的!”
  慈安殿的后面,有一处小小的院落,本来是做藏书用的。先帝和双沅都很喜欢这里,所以布置的十分雅致。温巳一见,便十分满意,“看来,她心中还是有我的。我是读书人,她就寻了这个地方给我,好啊,好!”
  此次进宫,除了贴身伺候的两个小厮之外,温巳只带了不死一人。此刻他将不死叫到身边,吩咐道,“这几天,那个人如何。”不死知道他问的是方暮,连忙道,“伤口还在恢复,精神是好的。”
  “嗯,九龙鼎已经到手,留着他,也没什么用了。”温巳的眼睛眯起来,不死浑身一抖,他这是动了杀机了。
  “相爷,这里毕竟是宫中,若是被人发现……”不死要尽力抱住方暮,没想到温巳却摆摆手说,“不碍事的,不是还有不生吗?”不死的心放下一半,却没有完全放下,“相爷的意思是?”
  “我听说,他能让一个再正常不过的人发疯,可有此事?”温巳盯着不死的眼睛,即便不死想要撒谎,也不敢,“是,只是那法子太损阴鸷。”
  “用一两次也无妨吧!”温巳道,“一会儿你出宫将不生带来,去见方暮。一个疯了的人,说什么也不会有人相信的。若不是闹出这许多事来,不得不留他一条性命,本相绝不会给自己留个后患的!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