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九章 自我选择

  无为碌最新章节
  市井一行稍稍满足了各位公主的想象。
  她们多出生在都中,锦衣玉食,足不出宫,对平常百姓的生活离之甚远,就算是战乱之时,也只对惨象略有耳闻而已。
  这次前来子袭,虽辛苦,却也见识了不同处的风景,更在街道上沾染了一些市井气息,自然高兴。
  马车回到了宫门口,她们一个个都欢天喜地,手拉着手往宫中走去,谈论着街上见到的那些新鲜事儿。
  “将军,下一次还是你来带我们出去玩吗?”宝儿公主没有像她们那般直接走了,而是站在祁平身旁,等他得空了与他搭话。
  祁平吩咐好了接下去的事宜,目送着诸位公主进去后,却发现少了一位。此时就听见这位公主在自己耳畔说着话,稍稍吓了一跳。
  他回道:“只要太后和陛下有令,末将自会遵从。”
  宝儿公主闻言便喜了,与他约好下次再见,才往住处走去。
  这第一次的外出游玩自然是得了诸位公主的意,当太后和陛下派人来问时,答的都是高兴的话语,还问下次还有没有机会再出游。
  能让公主们满意,时望和厉王当然高兴,厉王当即下令,五日后可再次出游,而且赐了一些银两,可在市井中买些可意的玩意儿。
  可太过宽松,时望又有些担心,这般令她们各处玩耍,少了厉王与她们相处的时辰,又如何能选出立后的人选。
  面对原平公主的疑问,厉王咳嗽一声,不置可否。
  因为无论她们是否与自己接触了,厉王心中的人选,早就已经定下了。
  但也有一件令厉王苦恼的事情,他心目中的那位王后,好似并不十分热衷于与自己接触,除了诸位公主一起拜见厉王的时候外,厉王见到钟思黎,都是在原平公主的寝宫里。
  而且每次见到自己,也不似平常人那般热烈,好似只是将他当作了普通人一般。
  这般没有存在感,厉王也觉得不大爽快,可他又不好与自己的姑姑“争宠”,只得怏怏。
  他悄咪咪将这个想法与原平公主模糊中透露了一些,时望听了后才发觉,原来自己的外甥女花费那么多时间,都陪伴在自己身边了。
  有孝心是好,可是她这趟来的目的,可并不是来陪自己这个长辈的。
  于一日钟思黎又来请安之时,时望旁敲侧击将这件事与她说了。
  “思黎,过几日便是在诸位公主中选人立后的日子了,你可有什么想法没有?”
  钟思黎不假思索笑道:“不管思黎选上还是没选上,姨母都会留下我陪着您的,对不对?”
  时望哈哈大笑:“你这张嘴确实是令人喜欢。可是这立后之事非同小可。若是思黎有幸被王上选中,与你毅哥哥结为连理,不知思黎可开心?”
  钟思黎努了努嘴,说不上有什么开心不开心的表情,坦然又有些纠结:“毅哥哥是个好人,嫁给他,思黎也没什么不同意的。而且若是选中了,思黎真的成了陛下的王后,便能一直留在姨母身边了。我还求之不得呢。”
  看着钟思黎高兴的模样,时望却有些忧心起来。
  她拿开了钟思黎按在她肩上的手,神情严肃起来。
  钟思黎不知是说错了什么话,引得姨母变了脸色,顺着她坐到了一旁,听她慢慢说道。
  “思黎,你可知道两人结了姻缘是什么意思?”
  “就是相伴一生,生儿育女。”
  “既是相伴一生,就意味着你要与这个人一同度过余下的日子,直到有一方先走。你觉得你能包容你毅哥哥,与他有话好说,有事好商量,到了老了,也依然能相敬如宾吗?”
  “那有什么不可。毅哥哥脾气那么好,不会与我吵架的。再说,还有姨母在,就算我与毅哥哥有了不和,姨母也会帮我说话的。”
  钟思黎双手揽住了时望的脖子,好似就像对着母亲撒娇一般。
  “问题就在此处!”
  时望厉声,拉开了钟思黎的手腕,突然站起了身,背对着钟思黎,像是开始发火一般,言辞中透着一份对下者的严厉。
  钟思黎一时被这般情景吓到了。
  时望又道:“你要与之相伴一生的人,是你的夫君,是能让你开心让你悲伤的心上人,而不是我。你对立后没有异议,全然是因为你想留在子袭,留在我的身边。试问,我难道就该面对你这般错误的行为视而不见吗?!”
  钟思黎的样子,根本就是没有想过立为王后之后会如何,那些权势纠葛和后宫琐事,甚至对夫妻相处之道都全然不懂,只一心想留在此地,便什么都不管不顾了。
  可是时望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做出这样的决定,就算会让厉王伤心,她都一定要好好提醒思黎慎重选择。
  可是钟思黎却一点也听不进去,甚至站起来直直与时望争辩道:“我就是想留在姨母身边,嫁给毅哥哥又如何,就算让我嫁给这宫中随便一个侍者,我都愿意!”
  “够了!”听了这话,时望勃然大怒,“你要注意你的身份。你是赫国的公主,代表赫国的荣辱,怎么能轻易说出这般话语!”
  钟思黎被吼了一通,有些吓着了,气势也弱了一些:“那就嫁给那些文武大臣也行,只要能让我留下来,我怎么着都没关系。”
  时望一时又气又无奈:“你对待姻缘之事如此敷衍,又如何能让我、让你双亲放心。若只是为了留下来,我劝你还是放弃,回到你家中去吧。否则,只怕我不能如你所愿。”
  时望不能允许她这般潦草对待自己的人生,便直接拒绝了她的所想,甚至勒令她离开。
  没想到在钟思黎那里,却是另外一番意味。
  “我知道了,你不想我留在这里。你和父亲、母亲一样,都不喜欢我,将我视作累赘,不爱我,不宠我,甚至厌恶我。对不对?”钟思黎一时有些疯狂了起来。
  时望哪里有这个意思,忙要向她解释,可是钟思黎就不听。
  “我知道姨母的意思了,但是我究竟如何选择,是我自己的决定,用不着别人提醒。”
  钟思黎说完便径直离开了,丝毫不顾身后时望的劝诫声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